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渡劫之王》-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信號展示

渡劫之王
小說推薦渡劫之王渡劫之王
罗斯叹了口气。
他做出了决定,但有些莫名的惆怅。
他也不得不佩服无因圣尊和弥罗圣尊。
因为在此之前,他从不觉得无因圣尊和弥罗圣尊是和自己一个档次的存在,但现在他却被逼得亲自下场了。
我要做超級警察 伍先明
但直到此时,他依旧只是觉得无因圣尊和无因圣宗安排江南客在这里只是一个试探,江南客只是被用来试探他实力的炮灰。
既然无因圣尊已经陨落,那现在暗中主持大局的,应该就是弥罗圣尊。
大约是弥罗圣尊和想要复仇的无因圣宗,想要看看他是否能够对付得了这种脱线的NPC,或者从他和这个NPC的战斗之中,来找出让所有具有隐藏模式的NPC脱线的方法。
他叹了口气,看着江南客,似乎什么都没有做,但是江南客只觉得自己的眼角有些湿润。
江南客十分的奇怪,他以为自己好像开始流泪,只是他心中根本没有任何悲伤的情绪,尤其是当他清楚自己只不过是游戏世界的一个傀儡,他这么多年的人生只是重复空白之后,他更不可能有这种悲伤流泪的情绪。
但当他下意识的抬手擦了擦眼角流淌下来的液滴时,他有些骇然的看到手上的一片鲜红。
他的眼角流下的似乎并不是泪水,而是鲜血。
“你对我做了什么?”
他看着罗斯,声音有些微微的颤抖。
“你可以自己猜测。”罗斯微微蹙眉,似乎在思索什么。
“基因库武器?”江南客想到了某种可能,他这个时候看到自己身上的肌肤出现了一些莫名的血瘢,虽说他此时根本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但他的身体似乎在朝着某种极为不利的方向转化,他眼角流淌的血水滑到了他的唇角,让他的口中都有了血腥的味道。
罗斯听着他的声音,有些意外,但也有些释然,道:“是了,弥罗圣尊他们应该是想要看看我是通过什么控制手段来激活这种血脉武器。”
江南客用力的眨了眨眼睛,他觉得眼睛有些模糊,但他脑海之中出现了无因圣尊传递给他的诸多认知,他脑海之中的思绪却反而更加清晰,“就像是激活隐藏模式的信号?”
罗斯忍不住笑了起来,道:“看来的确是这样,他们可能到现在还不能确定是用什么信号来激活的隐藏模式,但很可惜的是,你恐怕是要白死了,一点作用都起不到,因为想明白了的确是一个信号激活一个开关的问题,但就如同一个开关在那里,有很多方法可以去打开,比如用手指按下去,比如用石头砸下去,比如让一个猫去把它按下去,如此多的手段来按下那个开关,能够防范得住吗?”
“你觉得我是他们用来试探你的炮灰?”江南客到这个时候才彻底明白罗斯的意思,但是不知为何,他却反而没有那么恐惧,声音反而平静下来,“我想你肯定是猜错了。”
罗斯一怔,“为什么你会这么觉得?”
江南客道:“因为我觉得我出现在这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衣袖里的这个东西。”
罗斯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难道他衣袖里的是什么强大的毁灭性武器?
同归于尽?
他的脑海之中一瞬间出现了几种可能性,但却又觉得并非如此。
他的目光落在江南客的衣袖上,一只金色的甲虫从他的身后飞了出来,朝着江南客的衣袖飞去。
这只金色甲虫也是旧时代那个博物馆里的陈列品,它是一种全天候的可以按照绑定者的思维进行工作的仿生机器人,而且它拥有核动能内壳,它可以在数十万年之中不缺驱动能源,它被当成陈列品的唯一原因,只是因为造价和它的功能不够匹配。
旧时代有很多看似惊人的发明,但最终却发现造价和耗能无法匹配,而且很多廉价的东西能够完成同样的事情。
这只金色甲虫的两只前肢在飞行之中不断的变形,变成了一把旋转的切割刀,一个奇特的钳子。
它头顶的探测器开始闪烁,但让罗斯的瞳孔突然急剧收缩的是,它即便飞到江南客的衣袖前,都根本无法确定江南客衣袖里的反馈信号到底是什么,它的探测器无法给予他准确的回答。
这说明江南客衣袖里是完全超出它的科技水准的东西。
“这到底是什么?”
他脑海之中才刚刚闪过不可置信的念头,这只金色甲虫就消失了。
江南客的衣袖之中就像是出现了一个漩涡,直接将它吞了进去。
U dechi 合集
综漫之二次元旅行者 小说
唰!
也就在此时,江南客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出现了剧烈的异变,他的胸中充满了之前根本没有出现过的强烈战意,就像是他体内某个他根本不知道的隐秘开关被打开了。
他自己也根本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的眼瞳之中就射出了两道七彩的光焰。
玄皓战记
这两道七彩的光焰直接落在了罗斯的身上。
噗!噗!
罗斯的身体被这两道七彩光焰击中,他的整个身体瞬间出现了两个孔洞,而且整个身体就像是融化了的蜡烛一样扭曲了起来。
他前后通透的伤口之中涌出的不是正常的鲜血,而是银色的液体。
这些银色的液体就像是融化了的白银,但似乎更加的黏稠。
江南客此时的眼睛反而能够看清前方的一切,在他的感知力,他感知到自己的生机似乎在迅速的衰竭,但他的身体里却又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气机开始运转。
这种气机似乎阻隔了他体内许多元气法则的流转,将他的思绪牢牢的保护住,就像是给他的整个意识套上了一个牢不可破的护盾。
唰!
在下一刹那,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散发出无数细碎的七色光华,他的身体在急剧的扭曲,变化。
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他的整个身体就像是被无数的法阵洗伐一样,彻底的变化了一遍,换句话而言,在他此时的感知里,他的整个身体似乎死去,重活,但彻底变化,变成了一具新的身体。
罗斯的半截身体此时似乎还在融化,但诡异的是,罗斯的脸色却没有什么变化,他依旧看着江南客的衣袖,他甚至没有去关注江南客此时彻底变换了身体,只是寒声道:“你这身上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嘶!
回答他的,就像是一声抽气声,又像是喝汤一样的吮吸声。
随着这声音的响起,罗斯伤口之中的一缕银色液体被牵引成丝,落入江南客的衣袖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