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華娛1997 線上看-486 有人歡喜有人憂閲讀

華娛1997
小說推薦華娛1997华娱1997
日本,《飓风营救》剧组
酒店内,曹轩一枪干掉最后的大反派,刘天仙挣脱“死尸”,泪眼朦胧的扑了过来。
“哥!”
曹轩右手持枪,警惕旳对着门口,左手轻抚心有余悸的妹妹秀发。
“哥在呢,没事了。”
“good!”
监视器后的林超闲喊了一声,笑容灿烂的宣布电影杀青,现场不管是日本还是中国的演员或工作人员,都发出了收功的欢呼。
事后,照例摆了一桌杀青宴,曹轩露了一面,就带人匆匆回酒店收拾行李。
打算蹭着私人飞机回国的刘天仙母女有些疑惑,好不容易拍完了戏,也没别的工作了,就算不在日本玩几天,也不用回去这么急吧。
曹轩闻言,摇头苦笑:“再不回去,就该打起来了。”
刘天仙一愣,自己老师可是怀着孕呢,这时候修罗场可是会出人命的。
曹轩一看她那副揪心担忧的表情就知道想歪了。
曾离怀孕是绝密,知道的人很少,繁星整个公司也就两手之数,圈子里除了元泉等几个好友,其余也不甚了解。
刘天仙算是中戏02班唯一一个知情人,也是少数去看过曾离的人,她知道利害,守口如瓶,连刘妈都不知道。
见状,曹轩赶忙解释了一下,不然他怕这丫头护师,先去锤一波东宫铁杆大蜜蜜。
“诸葛亮人选迟迟不定,剧组内部吵的比较厉害,我回去主持大局。”
“竟然还没定?”
刘妈嘀咕了一句,她虽然不算一个合格的经纪人,但起码的消息渠道还是有的,天涯、博客、时光网也有相关爆料。
据她所知,这都快争了差不多一个月了,竟然还没定下。
“不但没定,而且越吵越凶了。”
曹轩提起这个就头疼,诸葛亮这个角色魅力太大,大家各种先入为主,互相都有自己的看法。
要是之前快刀斩乱麻也就罢了,不满归不满,那也没办法改了。
但因为想找一个相对合适的,这一犹豫,就给了大家争执的空间,撕得那件一个热火朝天。
外边就不说了,仅仅剧组内部就有多个山头。
焦恩骏是繁星艺人,自然得到繁星系的大力支持,制片人和公司相关团队,都是其支持者。
金城五有导演之一的陈可欣力挺,还争取了不少剧组内部的港台人员支持。
中影那边也觉得金城五名气最大,对票房有增幅,态度比较暧昧。
黄海兵和辛柏青两人一个胜在古装扮极佳,一个胜在演技和气质好,也有一定支持者,不过考虑到名气,是明显逊色于前二位的。
还有觉得这四个都不符合的,还要提其他人选的,各有各的意愿,几次相关会议都炒出了真火。
就这么说吧,曹轩听了几个心腹的报告,觉得就是把94年的唐国强拽过来,也得被这帮人批的一无是处。
也正是因为如此,曹轩才决定投票这个相对公平的做法。
投票人员,包括他本人、三个导演、部分主创、部分工作人员负责人、部分投资股东,每人根据在《三国·赤壁》剧组话语权,手里的票数不同,但众人累积相加差不多300张出头。
这次匆匆回国,曹轩就是去压场子的。
作为剧组第一负责人+最大票房保障,曹轩是《三国·赤壁》剧组当之无愧的位,韩三爷都要排在他后面。
也正是因为等他,这个诸葛亮的投票才迟迟没有进行,一直压了小半个月。
现在已经快压不下去了,曹轩正好杀青,所以赶紧回国,搞定投票,不然剧组还没拍,剧组内部就得干一场。
………
飞回京城,曹轩连西宫娘娘那都没去,直接赶奔繁星大厦,直接召集《三国·赤壁》诸葛亮选角投票。
大数据修仙 陈风笑
有资格参与投票的全部赶来,实在到不了的就电话参加会议。
反正吃够了拖沓的亏的曹轩就一句话,这个事,今天必须了了。
等相关人员基本到齐,没来的也电话接通,主持会议的曹轩向韩三爷和几个前辈顾问点了下头,然后开口。
“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日本忙着拍戏,剧组筹备的事辛苦大家了。”
众人赶忙谦让,寒暄了几句,曹轩也把话题引到了正事上。
“我也看了一些大家讨论的意见,有些确实言之有物,有些不太现实,在这就不一一讨论了。
诸葛亮是历史名人,任何一个演员去饰演都不可能完美复刻,能做到就是在之后的拍摄方面,尽可能的去弥补优化………”
曹轩说了一大堆,因为他知道不管是最后哪个人选中标,都会有人不满意,所以在打预防针。
反正规则事先说明,甚至留出了半个多月的拉票时间。
票高者得,说话算数。
赢了欢喜,输了的也别再不依不饶掰扯。
这也是为何一直要等到曹轩回来压场的原因,定了就不改了,曹轩这个决策者不来,就代表着不确定性,即便投了票大家也发虚,怕曹轩不满意回国后推翻。
但今天曹轩在,顾问、导演、投资人、编剧、制片人基本上都在场,甚至还有录像,他们不可能事后反悔,自打自脸,也意味着这场投票结果会成为定局。
没有搞什么匿名,写完票直接给副业统计唱票的制片人丁鹰,当场验票,当场宣布。
曹轩票数属于最多的一档,共有10张,5张给焦恩骏,毕竟是自家艺人,当老板的不能主动拆台,余下的5张给了个人最看好的辛柏青。
但曹轩心里明白,辛柏青上位的几率太小太小了。
《三国·赤壁》能够忽略那帮港台艺人,任用大量内地演员,一方面是繁星这两年崛起,招牌有不少积累声望,也有一帮人气不弱的明星,另外一方面就全靠曹轩撑着。
作为刚刚刷新影史票房记录,唯一一个内地主演电影票房累计超10亿的巨星,曹轩如今的票房号召力堪称华语第一人。
对比之下,他一个人就可以顶住原版《赤壁》梁超韦、金城五、张震和某赵的总和。
毕竟,梁超韦在电影圈咖位虽高,但票房号召力一直不算强,金城五其实也很难和一线顶尖电影明星相比。
张震就更别说了,文艺圈或许还有些名气,商业电影《一代宗师》和《绣春刀》之前,根本没有多少人认识他。
某赵人气知名度极高,但要说在电影的建树,还要在《画皮》之后体现。
《三国·赤壁》或许谈不上华语电影顶尖阵容,但也绝对是数得着的大制作。
仅曹轩+老谋子的组合就可以让无数人趋之若鹜,再加上3~5亿的投资,与众多内地当红艺人配角/客串。
不敢说可以完全忽略那帮港台大腕,但从商业角度来说,《三国·赤壁》有拒绝的底气。
事实上,之前的《夜宴》虽然口碑平平,但票房真算不上差。
而这部电影也是少数港台大腕占比不高的大制作,主演里唯一一个香江演员吴颜祖,在戏里勉强算三番,排在国际章、葛大爷后面,甚至周公子隐隐也胜他一筹。
《夜宴》的票房成功,其实也证明了大制作也不非得堆港台大腕。
不管怎么评价冯小钢,但在内地早期商业导演里,他确实是用港台大腕比较少的。
除了《天下无贼》,其他诸多电影里,真正谈得上一二番男女主的港台大腕也就一个《非诚勿扰》的舒其。
而如今除了《夜宴》,还有一个票房破5亿的《画皮》,以及之前的《绣春刀》系列,基本上都是纯内地演员阵容。
曹轩已经证明了没有港台大腕,他照样可以扛票房,所以中影和投资人都愿意让他任性的安排《三国·赤壁》选角。
这部电影看似第一大卖点是三国大ip,第二卖点是曹轩,但实际上,第二卖点才是真正的核心。
毕竟三国ip谁都可以开发,能不能卖火,还是要靠曹轩引流。
但即便如此,诸葛亮毕竟是二番主角,任性也有个限度,辛柏青名气太低,哪怕曹轩全力支持,怕是很多人也不会同意。
河 伯
相比之下,焦恩骏这两年一直参演繁星热门剧集,比如《宝莲灯》二郎神、《白发魔女传》卓一凡、《倚天屠龙记》杨逍等,人气知名度虽然没有出圈,但也勉强算是一线。
即使名气咖位远远不能和曹轩并列,但好歹勉强有成为主角的资格。
更重要的是,他是繁星艺人。
《三国·赤壁》有繁星主控,剧组70%以上都是繁星的人,在投票方面,他是很占便宜的。
本来就是大热门之一,又占了主场投票之利,结局自然不出所料。
300多张票,焦恩骏一个人差不多拿下近一半,强势获胜。
或许有人认为是黑幕不公平,但没办法,谁让这几人没加入繁星,几个选手本来就有各自的优势,而焦恩骏最大的优势正好就是繁星艺人。
唱票结束,曹轩没有废话,直接敲定了人选,有人不服,但也没办法。
曹轩自带着几个高层和大佬去自己办公室聊天,下面的人各干各的,今天会议的消息也飞快的向外传播。
………
京郊,《魔幻手机》剧组
这部剧是国兰投资的剧组,《宝莲灯》原班人马打造,焦恩骏饰演男二游所为。
本来焦恩骏不想接这部剧的,他这两年咖位走高,连超人气小花的范小胖《白发魔女传》他演的都是男主,所以接的剧本多是一番。
不过,他正好欠这个剧组的制片人一个人情,架不住人家几次邀请,以及演员多是《宝莲灯》的熟人,才最终接了这个本子,全当还人情和与熟人叙旧。
今天拍得是飞人大战牛魔王,饰演牛魔王的也是熟人,中戏96班的陈明浩。
他自从出演了《绣春刀2》之后,名气大涨,胡君主演的《朱元璋》电视剧,他就饰演了大将汤和,戏份还是很重的。
不过他更喜欢话剧,以前还想着出人头地,真正有了名气和后路,又开始想折腾梦想。
有戏就拍,只要剧本合适,也不怎么挑角色,没戏就回去演话剧,日子过得特舒坦。
《魔幻手机》这本子他觉得有意思,又和导演和编剧认识,也没嫌弃戏份少,痛痛快快就演了。
其他的角色也怎么改,傻妞还是舒唱,黄眉大王还是哮天犬,不过男一换了,变成了繁星艺人乔振宇。
也正是因为他在,焦恩骏的经纪团队才没有过多计较番位,繁星内部艺人互相作配并不罕见。
今天焦恩骏给乔振宇演男二,说不定哪天乔振宇就得捧一回焦恩骏,只要两人不是直接竞争关系,也不算丢份。
吊着威亚,几个人在野外打了几个回合,直到导演喊卡,招呼着吃午饭,几个演员卸下威亚,边活动筋骨,边说说笑笑来休息区准备吃饭。
还没等焦恩骏坐下,就看到自己的助理慌慌张张的跑过来,还差点摔了个跟头。
“哥,蒋总电话。”
“哪个蒋总?”
“咱顶头上司,蒋月。”
虽然焦恩骏在繁星地位不俗,但是繁星艺人冒头的太多了,焦恩骏还真不算特别出挑的。
蒋月执掌艺人经纪业务,工作很忙,除了那几个心尖尖,其他人一个月打一个电话都很难保持。
两人私交一般,大多数工作都直接由焦恩骏的经纪人负责打理,不年不节,蒋月突然打电话。
Pain Killer
焦恩骏联想一下近期的事情,心情顿然一片火热,同时带着难以抑制的紧张,以至于让他接通电话后,前两个音节都带着些许的颤抖。
“喂,蒋总……”
“好,我知道了,我会好好准备的……”
“明白,您费心了,也请您替我感谢老板的支持……”
“嗯,我等您电话……”
挂断电话,助理期盼的看着焦恩骏,显然也知道这个电话的关键,否则刚才也不会那么失态。
焦恩骏冲他点点头,助理马上激动的抱住他振臂高呼,其余几人看到动静满脸迷惑,只有乔振宇大概知道点消息。
“焦哥,成了?”
焦恩骏笑容矜持,轻轻颔首,乔振宇顿时连连拱手:“恭喜,恭喜,这回您可要请客,而且档次得高。”
“好说好说。”
焦恩骏人逢喜事精神爽,来者不拒,这回其他人也反应过来了,虽然不清楚具体情况,但先起哄蹭顿饭再说。
而知道内情的几个人也没有多说,虽然事情已经定下,但还是剧组官方没有公布,还是要以低调为主,以免横生枝节。
看着满脸微笑的焦恩骏,乔振宇难掩羡慕。
《三国·赤壁》如此大制作,对演员的增益极大,君不见原时空《赤壁》的志玲姐姐,从游离于主流影视界之外的模特,一跃成为知名电影咖,之后接了好几部电影女主。
同理,这个诸葛亮要是演好了,直接可以把焦恩骏抬到一线电影明星行列。
哪怕他没有金主力捧,电影资源有限,但就是再跑回来拍电视剧,身价咖位恐怕也会有质的飞跃。
之前戏称乔振宇以后有机会给焦恩骏做配,现在看来,不是戏称,而是很有可能成为现实。
只要《三国·赤壁》成绩突出,焦恩骏就算因为年纪大当不了繁星一哥,也绝对是不可忽视的存在。
这样一步登天,鱼跃龙门的机会,搁谁谁不羡慕………
当然了,同场竞争,焦恩骏这边欢喜,就有人悲愁。
京城,国话宿舍
辛柏青放下了手里的电话,妻子朱媛媛探头询问:“怎么说的?”
还没等他开口,又赶忙补了一句:“不成也没事,咱踏踏实实拍话剧也挺好。”
其实夫妻俩心里有数,他们是赢面最低。
朱媛媛还有一些侥幸心理,性格更稳健的辛柏青,从头到尾就没抱什么希望。
所谓希望越小,失望越小,即便仍然还是有些失落,但心态总体算是挺好的。
“诸葛亮是没戏了,不过给了一个顾雍的角色,也有那么几场戏。”
“顾雍,东吴名相,那也不错呀。”
朱媛媛安慰,辛柏青点点头:“我听说这个角色还是曹轩帮我争取的,据说他挺看好我,从头到尾公开支持我。”
角色虽然拿不到,但得到一位优秀同行的强烈认可,辛柏青心里暖暖的。
他和曹轩日常没什么碰面,就在《金粉世家》合作过一回,没想到被人家记到现在,对于名声不显的辛柏青来说,还是值得自得的一件事。
朱媛媛也点头,叫着《金粉世家》的角色辈分:“老七是不错,对朋友挺仗义,业务好的演员也都愿意帮扶一把,碰上什么事,也会帮忙,除了名声花点,圈里都挺服他的。”
“不过也挺记仇的,听说有人推荐陆易,但因为之前得罪他,直接被否了。”
“这算什么,你和xx关系不好,会借给他钱吗,人家老七自己掏钱组的局,干嘛让仇家沾光,这不是大度,是脑子有病。”
朱媛媛对曹轩印象很好,直接维护回怼,辛柏青一琢磨也是这个理,认同老婆道。
“你说的对。”
夫妻俩期待有限,很快恢复正常,黄海兵也和他们差不多,他虽然名气强点,但也比不过金、焦,又不是繁星艺人,上位几率太小。
唯独金城五情绪失落的厉害,他是大热门,也抱有很大的希望,期望可以凭借电影跻身顶尖大腕之列。
金城五本人是1973年生人,1991年就出道,1993年就演了第一部电影,虽然出道时间不算特别早,但也不至于被划到谢厨子那一帮新生代里。
山野闲云 来不及忧伤
他的名气和知名度都不算差,但就是迟迟没有大规模出圈,始终让人感觉和四大天王这样的顶尖艺人有段距离,甚至还略不如郑伊建。
2003年的《十面埋伏》,算是让他在内地打开了名气,他也越发想再参演一个大制作,更进一步。
《三国·赤壁》是他努力了很久的大制作,可惜最后还是失败了。
香江内部竞争太大了,上面刘天王几个人压着,周围还有谢大厨、陈老师等人。
这次难得有个年龄合适的角色,且对方不是特别看重名气咖位的剧组,这才让他从香江艺人中露回脸,下次再想碰这样的机会就难了。
………
一众演员的复杂心理曹轩不得而知,主持完了会议之后,他就去西宫娘娘的昌平别墅了。
一别两月,他晚上睡觉都惦记她们娘俩。
当然,曹轩也没忘了东宫娘娘,碍于丈母娘在,曹轩又过上了东西两宫来回跑的日子。
好在都在京城,还不算特别远,要是分居两地,他就天天住在私人飞机上吧。
还没等他安稳两天,就接到一个噩耗。
姥姥还是没挺过冬天,在12月上旬一个晚上,无声无息的走了。
曹轩匆匆赶回老家,顾不上悲痛,帮着大舅等人料理后事,胡婧全程陪同,就连身子不方便的曾离,也悄悄过来祭拜了一下,然后被曹轩派人送回京城。
老太太走的时候将近耄耋之年,虽不敢说无病无痛,但相比于恶疾缠身,却也没受什么折磨,已然算是喜丧。
再加上之前大家都有心理准备,后是处理的还算有条有序。
直到告别大舅,曹轩带着父母回京,孙兰从兜里掏出一块拇指甲盖大小的玉猪,塞给曹轩。
“明年猪年,这是你姥姥拿棺材本让你爸买的玉,找集上师傅刻的,打算来年给你小孩当见面礼……”
说到这,孙兰眼泪涌出,更咽着再也说不下去了,曹轩没哭,但拿着小猪也心里酸涩的厉害。
他从小爷爷奶奶走的比较早,相处最多的老一辈其实就是姥姥。
没能见上最后一面,没能让老人家见到重外孙,将是曹轩永久的遗憾。
姥姥、再早一点的霍老,接连两位尊敬长辈去世,对曹轩也影响很大,尤其是看到父母头上已经有了几撮白发,脸上皱纹也多了,更是感怀岁月无情。
虽然他平时心里老两口的喊,但其实在他心里,父母一直是三十多岁的壮年,是仍然举着笤帚把他往死里打的年纪。
然而,现在他却突然意识到,父母已经过了知天命之年。
即便近几年养尊处优,但老两口早年吃的苦受的罪,也不是轻易可以找补回来的。
曹双国年轻下苦力,腰不好,腿还骨折过,天气特别冷的时候就疼得厉害。
living will
孙兰据说坐月子时下地干活,落下了后遗症,而且曹轩小时候家里穷,孙兰动辄一天就吃一两顿饭,而且吃的也不好,所以一直有胃病。
这次姥姥离世,让曹轩觉得自己又“成长”了许多,尽量隔几天专门抽时间回来探望,还筹备找个机会带父母出去转几圈。
姥姥的遗憾已经不能弥补了,他不想再加新的遗憾。
ps:友情推书《顶流人生从扑街开始》,大神南朝陈新书,感兴趣的可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