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反派:記憶曝光,女主跪求我原諒 ptt-第四十七章 遲鈍的魔帝相伴

反派:記憶曝光,女主跪求我原諒
小說推薦反派:記憶曝光,女主跪求我原諒反派:记忆曝光,女主跪求我原谅
所有的质问,其实都只是在询问一个问题。
宁秋水内心很清楚答案,但还是想亲眼看到姜止戈的态度。
听宁秋水说完,姜止戈默默低头看向了怀里的南宫柔。
按理来说,宁秋水的一番话应该会让他感到振聋发聩才对,因为他明明有机会通知宁秋水,却差点害死了南宫柔。
然而,姜止戈并没有这种感受,听完宁秋水的话,他的内心异常平静。
姜止戈沉吟片刻,摇头叹道:“师姐,对不起,可是我觉得,柔儿应该不会生我的气吧…”
他没有错,他当时是有机会向宁秋水求援,但他并不知道宁秋水伤势痊愈。
致命宠情:总裁纳命来
遇险是兄妹两人的事,因此丧命也无话可说,他没道理勉强受了重伤的宁秋水过来帮忙。
宁秋水轻抿樱唇,暗暗握紧了拳头。
果然,姜止戈没有因为这件事觉得亏欠南宫柔。
他不是不爱南宫柔,相反,他对南宫柔的爱超越了兄妹之情,更超越了男女之情。
南宫柔亦是如此,两人都可以无条件为对方赴死,看到对方为自己而死也不会感到亏欠,更多的是不舍与悲伤。
这种感情,即便是血浓于水的亲人也少见。
宁秋水扪心自问,倘若她看到姜止戈因自己而死,她不会感到愧疚吗?
答案是肯定的,因为宁秋水与姜止戈的关系远不如南宫柔,只不过是个局外人。
也正是因为这份愧疚,宁秋水无论如何努力,都很难达到南宫柔与姜止戈那般深厚的感情。
前不久宁秋水遇险,姜止戈也没有通知南宫柔过来帮忙,但那是害怕南宫柔受伤,不想让南宫柔遇到危险。
这次没有通知宁秋水,单纯是不想连累到她。
看似相同的举措,理由却是天差地别。
宁秋水不是蠢女人,看得到自己与南宫柔的差距。
亏她还曾把南宫柔当做情敌,想要抢在南宫柔之前俘获姜止戈的心。
然而宁秋水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看中的姜止戈,居然才是她最大的阻碍。
或许姜止戈对南宫柔没有男女方面的感情,但是想要越过南宫柔走进他的内心,真的难如登天。
宁秋水表面不动声色,笑着说道:“嗯…那你先照顾南宫师妹,我继续去找灵虚草吧。”
她说着背过身去,眼眶隐隐有些泛红。
早在听雨阁时就知道答案,自己为什么还要自取其辱呢?
“等等,师姐。”
宁秋水没走出去多远,突然被姜止戈叫住了。
宁秋水脚步顿住,内心再次升起了一丝希望。
“师姐,注意安全,要是遇到危险,记得及时告知师弟,师弟虽修为低微,但也一定会尽到绵薄之力。”
“还有,此次救命之恩,师弟铭记于心。”
姜止戈神色肃穆,所谓大恩不言谢,他一个炼体期,说再多感谢的话也没用。
但姜止戈向来不喜亏欠恩情,他会记住宁秋水的恩情,来日再找机会报答宁秋水。
“救命之恩…”
听完姜止戈的话,宁秋水彻底放弃了。
她强忍着流泪的冲动,施展身法瞬间消失在原地。
姜止戈见状眉头微皱,虽然不清楚具体原因,但他能察觉得到,宁秋水的情绪似乎有些不对劲。
“难道是因为,寻找灵虚草一事,我没能帮到忙?”
……….
“当年的魔帝非但不坏,性情还如此良善,真是难能可贵。”
“是啊,他差点葬身妖兽之手,居然还在自责没能帮忙找到灵虚草。”
“话说回来,宁秋水究竟怎么了,女人真是好难懂啊…”
“我的天,你一个活了几百年的老古董,还站在上帝视角观看,还跟千年前的魔帝一样迟钝?”
所有的质问,其实都只是在询问一个问题。
宁秋水内心很清楚答案,但还是想亲眼看到姜止戈的态度。
听宁秋水说完,姜止戈默默低头看向了怀里的南宫柔。
按理来说,宁秋水的一番话应该会让他感到振聋发聩才对,因为他明明有机会通知宁秋水,却差点害死了南宫柔。
然而,姜止戈并没有这种感受,听完宁秋水的话,他的内心异常平静。
姜止戈沉吟片刻,摇头叹道:“师姐,对不起,可是我觉得,柔儿应该不会生我的气吧…”
他没有错,他当时是有机会向宁秋水求援,但他并不知道宁秋水伤势痊愈。
遇险是兄妹两人的事,因此丧命也无话可说,他没道理勉强受了重伤的宁秋水过来帮忙。
宁秋水轻抿樱唇,暗暗握紧了拳头。
果然,姜止戈没有因为这件事觉得亏欠南宫柔。
他不是不爱南宫柔,相反,他对南宫柔的爱超越了兄妹之情,更超越了男女之情。
南宫柔亦是如此,两人都可以无条件为对方赴死,看到对方为自己而死也不会感到亏欠,更多的是不舍与悲伤。
这种感情,即便是血浓于水的亲人也少见。
宁秋水扪心自问,倘若她看到姜止戈因自己而死,她不会感到愧疚吗?
答案是肯定的,因为宁秋水与姜止戈的关系远不如南宫柔,只不过是个局外人。
也正是因为这份愧疚,宁秋水无论如何努力,都很难达到南宫柔与姜止戈那般深厚的感情。
前不久宁秋水遇险,姜止戈也没有通知南宫柔过来帮忙,但那是害怕南宫柔受伤,不想让南宫柔遇到危险。
这次没有通知宁秋水,单纯是不想连累到她。
看似相同的举措,理由却是天差地别。
宁秋水不是蠢女人,看得到自己与南宫柔的差距。
恶役千金LV99
军服先生~吸血鬼之恋~
亏她还曾把南宫柔当做情敌,想要抢在南宫柔之前俘获姜止戈的心。
然而宁秋水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看中的姜止戈,居然才是她最大的阻碍。
或许姜止戈对南宫柔没有男女方面的感情,但是想要越过南宫柔走进他的内心,真的难如登天。
宁秋水表面不动声色,笑着说道:“嗯…那你先照顾南宫师妹,我继续去找灵虚草吧。”
她说着背过身去,眼眶隐隐有些泛红。
早在听雨阁时就知道答案,自己为什么还要自取其辱呢?
“等等,师姐。”
宁秋水没走出去多远,突然被姜止戈叫住了。
宁秋水脚步顿住,内心再次升起了一丝希望。
“师姐,注意安全,要是遇到危险,记得及时告知师弟,师弟虽修为低微,但也一定会尽到绵薄之力。”
“还有,此次救命之恩,师弟铭记于心。”
姜止戈神色肃穆,所谓大恩不言谢,他一个炼体期,说再多感谢的话也没用。
但姜止戈向来不喜亏欠恩情,他会记住宁秋水的恩情,来日再找机会报答宁秋水。
“救命之恩…”
听完姜止戈的话,宁秋水彻底放弃了。
她强忍着流泪的冲动,施展身法瞬间消失在原地。
姜止戈见状眉头微皱,虽然不清楚具体原因,但他能察觉得到,宁秋水的情绪似乎有些不对劲。
“难道是因为,寻找灵虚草一事,我没能帮到忙?”
……….
“当年的魔帝非但不坏,性情还如此良善,真是难能可贵。”
“是啊,他差点葬身妖兽之手,居然还在自责没能帮忙找到灵虚草。”
“话说回来,宁秋水究竟怎么了,女人真是好难懂啊…”
“我的天,你一个活了几百年的老古董,还站在上帝视角观看,还跟千年前的魔帝一样迟钝?”